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燃油公告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2021-08-29 18:31   来源:未知   阅读:

  第十九届台北电影奖颁奖礼 7 月 15 日晚间在台北中山堂举行。先前就受到不少人关注的《大佛普拉斯》,不负众望成了本届大赢家,一共拿下五个奖项,包含最高奖项 “百万首奖” 以及最佳剧情长片等奖。

  《大佛普拉斯》是黄信尧的首部剧情长片,改编自过去他所拍摄的短片《大佛》。这次拍摄长片,依旧保留了过去一贯的黑色喜剧风格,并以此描述社会底层人的生活中遇上的一些荒谬事件。

  而评审团给《大佛普拉斯》的得奖理由是,”导演黄信尧拍摄纪录片十余年,在首部剧情长片里带入他纪录片惯用的风格,充满自信和诙谐地处理自己土地上的故事与情感。”

  2011 年黄信尧曾以纪录片《沉没之岛》拿下当年的台北电影奖最佳纪录片与百万首奖,也就是说,今年是黄信尧第二次拿下台北电影奖的百万首奖。

  台北电影奖今年共有 293 件作品报名,40 部作品获得提名,其中新锐导演的作品占了 50% 以上。担任台北电影节主席的李屏宾,先前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结果完全符合台北电影节支持创新的目的。

  今年的最佳导演颁给了短片《野潮》的导演吕柏勋,这是他在学时期所拍摄的短片作品。评委惠英红强调,与其他导演在市场上所能获得的资源相比,她认为更该发挥此奖项的精神,鼓励一个刚出头的导演。

  而本届评审团主席田壮壮,会后受访则补充对于吕柏勋的赞赏,”我觉得他非常有才气,可能你不一定喜欢一部电影,但同样都是干这行的,就是感觉得出来他是不是有才气”。

  除了在奖项数上表现亮眼的《大佛普拉斯》,七月初刚获得第十一届 FIRST 影展提名的黄熙导演《强尼.凯克》,这次也拿了四个奖项,包含最佳编剧、最佳男配角、626969资料网站最佳新演员,以及最佳摄影。

  尚未有任何作品的黄熙导演,之所以在作品上映前就能获得如此大的关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过去在侯孝贤导演团队底下协助拍摄电影,首部长片作品也获得了侯孝贤团队资源的帮助。

  有些人认为,相较于其他新锐导演,黄熙的制作团队已经相当资深。对此,黄熙在接受《好奇心日报》访问时,也说明自己一概接受大家的批评指教,毕竟他自认在电影这条路上,确实受到侯孝贤影响极深。

  在得知获得最佳编剧奖时,黄熙激动地说:“我最要感谢的人真的是曹妈妈,她在我人生低潮时鼓励我去写点故事”,而这个黄熙口中昵称为“妈妈”的人,正是侯孝贤的夫人曹宝凤女士。

  《强尼.凯克》并不是一个非常容易说出故事剧情的电影,导演黄熙将镜头锁定在台北市里几种不同生活样貌的居民,试图传达出人与都市之间的微妙情感。

  关于这点,就连黄熙自己也认同,他对我们说 ”我的故事,其实没有想过结构性,这部分可能受到侯导的建构,我不是在写事,而是在写人”。

  除了故事,在导戏上也是承袭了侯孝贤的导演方法 “我基本上不喊 action 和 cut ,主要就是希望不要让演员们感觉在演,·《包装与设计》电子杂志正式发布!,而《强尼.凯克》的故事很大一部分都是拜演员所赐。”

  担任本届评委的编剧梅峰,会后受访时说,“《强尼.凯克》在创作上没有模式化,也没有靠近商业类型,我们更看重他的自由感,以及对日常生活的观察,这是我觉得他要胜出的原因。

  梅峰也认同《强尼.凯克》的确会看见侯孝贤的影子。但他进一步补充,更多时候,看到的是台湾新电影在创作上的自由度。“台湾新电影就是一种自由感,叙事的自由,表演还原现实生活的细节,生动性,这些都是台湾新电影美学我们所辨认出来的东西 ”。

  至于,今年的最佳纪录片则是颁给二月获得柏林影展泰迪熊奖的同志纪录片《日常对话》,这是由黄惠侦导演所执导的纪录片,改编自短片《我和我的 T 妈妈》。

  此前,黄惠侦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就说过这部片的生命历程,在许多时间点上,都与台湾婚姻平权的进展巧妙地搭在一块。

  今年 5 月 16 日是台北电影奖公布提名名单的日期,过了一周的24 日的下午,台湾在婚姻平权的进展上也有了突破性的发展。

  或许就如同黄惠侦先前所说的,“好像这件事(电影)同时好像也有某种意义,就是对于同志议题这件事上”。